• 周四. 1月 27th, 2022

广州足球40年沉浮|广州豪利足球|广州市

adminqw17

1月 13, 2022

  自1982年参与有升降级的顶级联赛以来,有在低级联赛混迹9年的低谷期,亦有中超八连冠、两夺亚冠冠军的高光时刻……

  文/信息时报记者 邹甜

  今年1月1日,在天河体育中心打响一场普通又特别的中超比赛——广州队迎战长春亚泰队,这是中国顶级联赛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实现“跨年”。

  在空场进行的天河体育中心场外,广州队球迷的呐喊声响彻赛场,球迷拉着“不曾在你巅峰时慕名而来,也未曾在你低谷时背身离开”的横幅,希望能给广州队球员加油助威。比赛中,41岁的郑智踢满全场,19岁的凌杰和20岁的谭凯元先后破门,助广州队2:0取胜,为这个赛季的最后一个“主场”画上句号。

  40年前,广州足球正筹备参加1982年全国足球甲级队联赛,那是广州队自1954年建队后首次参加有升降级制的顶级联赛。那一年,21岁的周穗安刚从广州体院读完大学毕业,之后他四度担任广州队主帅,曾有过1994年率领广州队夺亚军的辉煌,培养出彭伟国、胡志军等球星,也经历过广州队的低谷……2021年11月,作为亚足联A级教练讲师的他,刚从恒大足校中方竞训总监的位置退休。可以说,周穗安见证了广州足球的大起大落。

  从1982年到1993年,广州足球在专业队时期前赴后继涌现过一批南派足球名将。1994年职业化后,太阳神时代高开低走,随后经历了漫长的至暗时刻,直到2007年广药冲超,广州足球再度攀升,从超速道迈向了亚洲巅峰……

  1982—1991

  人才辈出,广州足球不断尝试创新与突破

  1982年,广州足球历史上第一次正式参加有升降级制的顶级联赛。但广州队的征战历程得从1980年讲起,那年广州青年队更名广州市足球队,参加全国丙级联赛,以第二名的成绩晋级全国乙级联赛。1981年,该队又以冠军的身份升级至甲级联赛。至此,一支青年军用短短两年时间完成从丙级到甲级的“三级跳”。

  “1982年毕业那一年,我就开始在体委工作,在体工队做教练。当时一队有赵达裕、李超波、吴群立、麦超。我带二队,做主教练蔡堂耀的助教。”周穗安说。由于当年麦超、吴群立、赵达裕等广州队优秀球员上调至国字号球队,导致广州队在人手不足的情况下,仅拿到联赛第15名,无奈降级。

  在专业队时期,广州足球可谓中国足球“第一个吃螃蟹的人”。先是在1984年,广州白云山制药厂与广州市体委签约联合办广州足球队,将球队改名为“广州白云山制药厂体协足球队”(以下简称“广州白云足球队”),成为第一支企业与体委合办的运动队;1987年,广州队聘请原国家队教练戚务生担任主教练,迈出国内人才交流的第一步。

  尽管广州队积极探索,谋求出路,但成绩方面却并不理想。1984年,广州白云队重返甲级联赛,但1985—1988年,球队连续4年取得第7名,1989年还以甲级A组垫底的成绩跌至甲B。球队再遭遇降级,广州白云队不得不作出调整。1990年,作为学院派少帅的周穗安正式进入广州队一线队,担任领队,陈亦明任主教练。周穗安说:“当时我带的广州青年队有15名球员上调一队,包括从15岁就跟着我的彭伟国和胡志军。我从1985年组这个广州青年队,1986年拿到省运会冠军。”补充了“新鲜血液”的广州队实力明显增强,1990年,球队以甲B第2名重返甲A。

  1991年初,陈亦明离任,作为领队的周穗安接过教鞭,30岁的他首次成为广州队主教练。当时,周穗安并非主教练第一人选,“当年我们是被看作是降级热门,8支球队要降2支,8个队还包括徐根宝带的国奥队,考虑到1985年至1988年,我们一直是第7名,所以大家都不愿意带。当时我跟领导讲,按我的认知,我们的球队有实力冲前三。”周穗安说,当年队中有国脚吴群立、麦超、孔国贤、李勇,还有彭伟国、胡志军、黄洪涛和温志军等新力军,周穗安通过补强防空能力不足的软肋,重新整合球队。结果,当年辽宁队拿到第一,广州队与北京队、上海队同分,最后排名第四,国奥队不幸降级,当年广州队还拿到全国优胜者杯亚军。

  1991年拿到第四名,次年广州队抱着冲冠目标征战联赛,由于在与辽宁队的关键战役中失利,球队最终屈居第二,但也创造当时广州队最佳成绩,周穗安获得当年最佳教练的荣誉。

  专业足球时代,广州足球人才辈出,也引领着中国足球探索着前进的道路,不断尝试创新与突破。

  1992—1998

  太阳神时代高开低走,一手好牌仅收获一个亚军

  1992年,中国足球酝酿体制改革,“红山口会议”在北京召开。次年10月,《中国足球十年发展规划》出炉,决定把1994年甲A联赛作为中国体育体制改革的试点。1993年,太阳神集团入主广州足球,成立广州太阳神足球俱乐部,广州足球进入职业化时代。

  职业化并未如理想般一帆风顺,1994年初,广州队突然“内讧”,多名队员联名上书要求太阳神集团罢免时任主帅周穗安。那一年原本最有希望拿冠军,结果准备期发生了所谓的“周穗安事件”,当时体育局和足协很明确力挺周穗安。作为当年事件中的主角,周穗安已然释怀,让他遗憾的是,因为错过联赛准备期,球队未能在职业化元年夺冠,“当年我们在昆明冬训,只有9个球员通过体能测试,11人阵容都凑不够,直到开赛前两天,队员去北京补测,赛前一天才来到第一个客场江苏。”周穗安说,当年广州太阳神队有实力夺冠,下半程的六连胜印证这一点,无奈前期失分太多,前6轮仅得4分,最终仅拿到亚军。

  1994年的广州太阳神队仍是辉煌的,胡志军打进广州足球在职业联赛上的首个进球,彭伟国拿到金球奖,胡志军以17球夺得金靴。在周穗安看来,弟子彭伟国与胡志军天赋异禀,“还记得1985年第一次去市体校给青年队选人,看到彭伟国比赛的时候,当时就觉得他很突出,日后应该能成为中国顶级的中场球员,彭伟国对标的是李超波。那时候,胡志军因为身体条件比较差,还未入市体校,他是我去宝岗体校的时候发现的,当时他代表五中,彭伟国代表培正,我发现胡志军特别有灵气,对标的是吴群立。”

  彭伟国依然记得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元年,广州足球的盛况,“那时候我们广州队实力还是强,阵容以老带新,吴群立、黄启能、麦超、孔国贤、李勇加上我们这批年轻的上来,1992年就拿了一个甲级联赛冠军。1994年更是我职业生涯的最高光的一段。进入职业联赛之后,我们改变了体工队的模式,球迷多了,收入也增加了,关注度也更高了,还拿了金球奖,印象太深刻了。”

  从1995年开始,广州太阳神队开始坠入急速下滑的轨道,在总经理易人,内部矛盾加剧的情况下,广州太阳神队前7轮仅取得2胜2平3负的战绩,位列倒数第二名,周穗安最终因“战绩不佳”离开。以1994年联赛亚军的班底,1995年广州太阳神队仅拿到第5名。其后两年,广州太阳神队排名第7和第8名,尤其是1996年赛季结束后,队中有9名主力离队,导致球队实力下滑,球队勉强保级。1998年,在彭伟国和胡志军两大旗帜人物离队的情况下,球队最终以联赛第14名降级。

  当年的报道称“彭伟国含泪告别广州”,“1994年拿了联赛亚军之后,成绩一年比一年差,投入也少了,对于我个人来说,年纪也越来越大,留在广州对于我来讲没有上升空间了,所以想出去闯闯看看,见识下外面的世界,也想拿一次联赛冠军。”彭伟国回忆道,那个年代基本上只有外省人来广东,很少有广州人外出,“转会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,很认真地考虑这个问题,也是很无奈的选择,出去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不适应的。”然而,彭伟国表示,自己并不后悔。

  2000年担任广州太阳神足球俱乐部总经理兼领队的刘巍,如今是江苏省体育竞赛有限公司总经理,当年他是“太阳神时代”最后一任老总,从1992年担任太阳神办公室主任兼人事主管到最后从总经理位置上离开,作为中国体育经理人,其工作的第一个十年完整地经历了广州足球职业化后——太阳神时代由盛转衰的过程。在复盘太阳神时代广州足球的历程中,刘巍认为两大原因导致“急速下坡”。“第一,最根本原因是资金问题,我们的递增速度跟外地有差距。投入的多少也决定了外援的数量、中国球员的流动性,奖金在北方球队是不断翻倍的。第二,是打法。原本广州的技术流是很厉害的,当时也就上海申花的徐根宝的‘逼、抢、围’能跟我们抗衡,这对技术性打法的限制很大,除了上海队,其他队我们都不怕。随着时代变化,中国足球也在悄悄改变,先有施拉普纳,后有霍顿,这两位国家队教练很强调体能,他们刚开始执掌国家队的时候,广东球员还占据半壁江山,当时技术在国家队是很重要的,后来施拉普纳很喜欢高中锋,霍顿也喜欢身体强壮的东北球员,广东球员开始减少,这个现象造成中国足球向体能化、身体拼抢这些方面发展,广东球员身材矮小、体能跟不上的缺点开始吃亏了,尤其是一到体测,广东是重灾区。太阳神时代广州队后期在选材方面也有偏向性了,梯队也开始选体能好身材好的,场上拼抢起来跟北方球员也一样凶。丢掉了技术流的风格,广州足球越来越显不出自己的优势了。”

  广州足球曾站在职业化之初的巅峰之列,但一手好牌并没有带来好结果,一众将帅在职业生涯的黄金阶段背井离乡,实在让人唏嘘。

  1999—2010

  广州足球经历“至暗时刻”,混迹次级联赛长达9年

  从1999年开始,广州足球进入长达9年的次级联赛历程,堪称广州足球的“至暗时刻”。2000年,广州队甚至还险些降入乙级(三级)联赛。

  1999年,广州队在甲B联赛中仅获第8名,2000年太阳神集团加大投入,成绩仍无起色,甚至还经历了广州足球历史上最惊心动魄的一役——与北京宽利的保级大战,只有取胜才能避免降入乙级联赛。

  “那场球当时被认为是一场值2000万元的比赛,谁降级谁就丢掉了2000万元,因为当年乙级联赛门槛很低,而甲B球队的壳能值2000万元。当年在东较场(即广东省人民体育场),90分钟内双方战成0:0,我们有好多机会都没抓住,补时阶段由武汉籍内援曾庆高打进致胜球,这也是见证了足球的魅力吧,筑就了足球不到最后一分钟不放弃的精神。”刘巍说。

  时任广州队主帅的周穗安,直言当时保留广州足球“火种”不易,“我们下半场打进一球,没有算,补时阶段才进了球,当时球迷都冲进场内,赶都赶不走。结果有人拿着大喇叭喊‘大家如果再不离开,球赛就要重赛啦’,结果1分钟内球迷都回到看台了,但有些球员的衣服和鞋都被扒走了,裁判也很‘识做’,一开球就吹响终场哨声,那场比赛太经典了。”

  2001年初,太阳神集团去意已决。随后,广州足球经历了吉利时代、香雪时代、日之泉时代和广州医药时代。

  “中国体育都是浪潮式的,职业化足球前十年是黄金岁月,那时候政府都很关注和支持。2003年之后,时代大背景变了,足球受到的重视发生了变化。”在刘巍看来,时代背景突然转变,使得足球的环境也有了很大变化,“当时吉利入主广州足球,并没有很真心,否则不会冲甲A失利就撤出。后来香雪和日之泉也是过渡性的,直到广药接手,才真正有实力做足球。”

  2002年,当吉利离开后,广州足球基本没有赞助商,恰逢韩日世界杯举行,联赛取消升降级,给了广州足球喘息的机会。广州足协当年让周穗安重新组队,启用“80后”球员戴宪荣、李志海、黄志毅等,当年的广州队被外界称为“史上最弱广州队”,“当年我把踢城运会的青年队提上一队,实力不是太突出,成绩也不算好。”周穗安带了16轮比赛后,俱乐部突然让吴群立接手球队。

  漂泊在外的那几年,广州足球名宿彭伟国无时无刻关注着母队,“尤其是降级之后,广州队在次级联赛混迹了好几年,甚至还经历过保级,这对于我个人来讲,心情起伏比较大。”广州足球深陷低潮,彭伟国认为主要是由于人才青黄不接,“那些年,广州青训确实做得不好,出不了人才,也没引进人才,所以回不去顶级联赛。”

  2004年,中国足球协会在总结中国十年职业足球的基础上,为进一步提升中国职业足球竞赛水平和品牌,正式推出“中国足球协会超级联赛”。

  1984年出生的河北保定籍球员李岩在2001年坐火车“南下”,师从“矮脚虎”赵达裕,2005年进入广州队。“当时队里有戴宪荣、李志海和卢琳等广东球员,他们给我的感觉是踢得真好,脚下速率特别快,处理球也很合理,踢球爱动脑子。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广州足球。”

  从广药时代到广州恒大时代,再转会到同城的广州富力(广州城前身),李岩在广州效力了十多年,深爱广州球迷喜爱,年纪轻轻便被昵称为“岩叔”。李岩谈起当年冲超历程时说,“2005和2006年都未能冲超,我感觉球队对硬仗的准备,似乎做得不是很充分,客场成绩可以说很差。那时候想冲超,主客场成绩不应该相差太大。我们在主场的时候,可以说谁都不怕,一到客场可能谁都不怕我们,都压着我们踢。”

  2007年,广药集团购入徐亮、李帅、贾文鹏、拉米雷斯等实力悍将,力助球队完成冲超。然而,在2009年底的中国足坛反赌风暴中,广州队被揭发曾经在2006赛季先后两次参与打假球,中国足协于2010年2月23日作出处罚,广州队和另一支涉假球队成都谢菲联一同被降入2010年中国足球甲级联赛。

  “我和球队经历了两次冲超,一次是2007年,一次是2010年,感觉这时候球队真的具备了硬实力,而且整个社会氛围都很好,算是广州足球的一个小辉煌时期。”李岩说。

  在高度市场化的沿海城市,广州足球在次级联赛混迹9年,是市场对足球冷淡的最直观反映,同时也说明足球人才后继无力,在足球发展规律中的呈现,但广州球迷对重返顶级联赛的呼唤,始终未断。

  2011—2021

  一城拥两支中超球队,广州足球迎高光时刻

  2010年初,广药集团正式退出,俱乐部由广州足协暂时托管。3月,恒大集团以1亿元买断广州足球俱乐部全部股权,俱乐部更名为广州恒大足球俱乐部,正式开启“恒大王朝”——不仅在当年提前三轮完成冲超,还在2011赛季上演“凯泽斯劳滕神话”,提前四轮获得中超冠军,广州足球首次捧起顶级联赛冠军奖杯。2012赛季,广州恒大队成功卫冕,还获得足协杯、超级杯,成为“三冠王”。2013赛季,广州恒大队提前三轮夺得第三个中超冠军,还登上“亚洲之巅”,在意大利名帅里皮的带领下,获得当年的亚冠冠军,在摩洛哥世俱杯夺得第四名。

  而在2011年6月,广州富力集团收购深圳凤凰足球俱乐部,改名广州富力足球俱乐部。同年,广州富力队(广州城前身)获得中甲联赛亚军成功冲超,广州足球进入拥有两支中超球队的时代,而广州富力队在2014年获得中超联赛季军。

  对于恒大入主广州足球后创造的辉煌,刘巍直言:“这就是我前面说的两个问题,一个是钱的问题,一个是流派的问题,这两个问题一直影响着广州足球。恒大把钱的问题和人的问题都解决了,找来中国最好的球员,顺应中国足球的发展。唯一遗憾的是,队里的广州球员基本都流失了。”

  从2014年到2020年,广州恒大称霸中国足坛。2019年12月1日,广州恒大拿下2019赛季中超联赛冠军,成就中超“八冠王”伟业。

  2012年,周穗安应广州恒大足球俱乐部邀请,成为恒大足校中方竞训总监,投身青训。谈及恒大对广州足球的贡献,周穗安评价:“客观来说,恒大对广州足球作出比较大的贡献,球队拿了两个亚冠冠军,在中国顶级联赛也拿了八个冠军;邀请多位顶级名帅、球星来中国比赛,中国球员和他们同场竞技、一同训练,也有了比较大的提高,其中最明显的是郜林。顶级教练的引进,国际化的管理训练,也让我们对国际足球有了更感性的认识。”

  1993年出生的揭阳籍球员廖力生是广州恒大队里为数不多的广东籍球员,2012年底,他与6名东莞南城队友加盟广州恒大队,如今他是唯一留队的。

  2020年赛季,广州恒大队首次经历“无冠”赛季,卡纳瓦罗带领的球队不敌江苏苏宁队,最终无缘冠军。在亚冠赛场,球队小组出局,无缘淘汰赛。2021赛季,广州恒大足球俱乐部全称变更为“广州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”,保利尼奥、塔利斯卡离队,主帅卡纳瓦罗在当年9月提前解约,归化球员艾克森、洛国富暂别球队。

  “在联赛第二阶段开始前,很多球员离开了球队,这也让外界觉得我们人心涣散,实力大减。但剩下的球员拧成一股绳,形成一个很好的整体,最后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。”廖力生说。

  在第二阶段争冠组比赛中,在球员兼主教练郑智的带领下,球队最终进入前三名,还涌现“00后”凌杰、谭凯元等球员。

  “第二阶段比赛,如果没有智哥(郑智)作为带头人,把大家聚集起来,可能就没法参赛了。正因为智哥这些年对球队的付出,我们决定重新集结,完成今年的比赛。而团队迸发出来的力量是我们也没有意料到的。”廖力生希望广州队未来能继续生存下去,把广州队的精神传承下去。

  2022年1月1日,广州天河体育中心场外,上百名广州队球迷在西门通道围栏外等待广州队在2021赛季最后一次离开天体。球迷陈先生说,从第二阶段第三场比赛开始,球迷自发聚集在场外为球队助威,“从开始的6个人,到12人,再到50人……我们通过多个渠道发布在场外为球队助威的消息,随后越来越多人自发前来呐喊。”球迷小吴在场外通过手机看直播,(因为画面略有延迟)心情很忐忑,他希望场内的球员知道,广州球迷一直都在,“我看这支球队比赛有近十年了。不管(球队)接下来的成绩如何,我都会继续支持他们。”

  广州队没有放弃,广州球迷没有放弃,这正是广州队自首度征战顶级联赛至今的40年,给广州足球创造的文化底蕴和精神力量,这也将成为广州队延续“血脉”的最强生命力。

  他们,给广州足球的话

  “我相信广州足球的前景是光明的。广州本身有很深厚的足球底蕴,硬件设施、气候都很好,十万人体育场也正在建,有球迷基础,球迷热情高,这都是把足球搞好的基础。相信这样的基础也是推动股改的动力,正所谓‘危机’,危中就有机,这个机在哪里,我希望广州足球要趁这个契机,在足球资本结构方面作一个尝试,不要太依赖某个企业,真正建立球迷文化,不仅依赖企业输豪利血,这就是现阶段的思考和尝试,这才会有可持续发展。如果球迷文化不能建立起来,波动是必然的,资本结构要抓住契机调整。”

  ——前广州队主教练周穗安

  “我十年前就考了职业级教练员证,当年未能以广州队主教练身份带队征战联赛有点遗憾。如今,我从事青训工作已有六七年,希望为广州足球培养后备力量。作为一名教练员,未来有机会,无论是中超、国家队,我都很向往。我希望广州足球越来越好,无论广州足球需要我做什么,我都愿意贡献力量。”

  ——广州足球名宿彭伟国

  “作为体育职业经理人,我的第一个十年是做广州足球,第二个十年是做综合型运动会,第三个十年做马拉松产业。希望广州足球甚至中国足球未来能走向一个闭环的健康状态,我认为‘敢为人先’的广州足球也许会是最快到达的。我祝愿广州足球继续扛起中国体育产业化的大旗,开拓新路,为产业化发展打下坚实基础。”

  ——前广州太阳神足球俱乐部总经理兼领队刘巍

  “我经历了广药、恒大和富力,一共在广州队效力了十几年豪利。我会自豪地对朋友说,我曾是广州足球的一分子!在广州踢球是一件很幸福的事。越秀山体育场是我踢过最好的球场,当我踏上那块场地,就会觉得今天肯定赢,就有那种发自内心、由内而外的自信。离开广州之后,我一直默默关注着广州队,因为我已经把广州当作家乡。我相信广州足球肯定会越来越好。”

  ——球员李岩

  “在这里只要表现好就会被看到,这也让我立足中超,踢了很多场亚冠比赛,进入了国奥队、国家队。我希望广州队的精神能传承下去。”

  ——广州队球员廖力生

  特别声明: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。如有关于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。